當前位置:首頁 > 典型案例 >

濮陽市長當原告,用法律武器為生態環境維權

時間:2020-06-16  來源:中國環境報  作者:  點擊:
  橫跨河南和山東兩省的金堤河是黃河流域下游主要支流之一,同時,也是1964年后兩省省界河流,是維系兩岸人民群眾生產生活的生命之河。
 
  近日,河南省濮陽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了一起跨省危險廢物傾倒公益訴訟賠償案,濮陽市市長楊青玖坐上原告席,為被污染的金堤河和周邊村民維權,向被告山東聊城德豐化工有限公司索賠551萬元人民幣。
 
  水體pH值為2,非法傾倒污染黃河支流
 
  2018年2月2日,位于濮陽縣金堤河大韓橋的省控斷面突發污染預警。
 
  濮陽市生態環境局監測站與濮陽縣生態環境局第一時間派人趕赴現場查看情況,隨即啟動環境應急預案,對斷面站點上下游多個點位取樣檢測。檢測發現,水體pH值為2,應該是有強酸類污染物流入。
 
  按照當時水量和被污染的程度,污染物被河水稀釋后仍有超高的強酸物質。“濮陽市生態環境局會同濮陽縣現場臨時成立了環境應急指揮部,徒步排查金堤河上下游兩岸排污口和暗管等,重點排查河兩岸是否有企業排污行為。經過拉網式排查,未發現金堤河兩岸存有企業及排污口。根據監測結果和水質惡化程度,工作人員判斷為非法傾倒化工類廢物、廢液所致。”濮陽縣生態環境局盧明忠回憶。
 
  很快,濮陽生態環境局將金堤河大韓橋斷面污染事件上報給河南省生態環境廳,請求技術支援,并通知斷面上游的安陽市滑縣,開展金堤河滑縣段的排查。同時,為確保下游安全,緊急組織人員和機械設備,在大韓橋斷面監測點位下游約3.6公里處,臨時建設一條防滲漏土壩。
 
  河南省監測中心的王瀟磊回憶,省級監測平臺發現大韓橋斷面超標后,第一時間上報給廳有關領導和處室,并向濮陽市生態環境局了解情況,省生態環境廳隨即組織水污染防治處、監測處、監測中心趕往事發地。他說:“當時臨近春節,省廳調查工作組到達現場時,污水已經完全被截住。現場臨時轉達了省廳的要求,并督促當地政府和相關部門盡快查明原因,制定科學應急治理方案,省監測中心根據此次污染性質每天以專報上報給廳黨組和有關處室,隨時通報污染事件處置進展。”
 
  濮陽縣生態環境局副局長冷志剛介紹,在各方的配合支持下,他們積極調配應急資金準備、物資采購、裝備組織、分段分時監測、后勤保障等工作,按照崗位職能分為8個小組,采取分段噴射藥劑、中和降酸等措施,對攔截的3.6公里區域約37.8萬立方米水體進行治理。“時間緊、任務重,通過72個小時晝夜不停搶時間,有效地控制了水體酸性污染。”
 
  環保公安聯合辦案, 6名嫌疑人落網
 
  是誰傾倒了污染物?傾倒的是什么?傾倒了多少?傾倒地點在哪里?2018年3月20日,濮陽市生態環境局根據事發時所掌握的情況,依照有關法律法規,依法向濮陽縣公安局正式移交涉案資料卷宗。
 
  濮陽縣公安局工作人員趙振偉說:“在未接到正式移交案卷前,公安機關就已經介入前期的偵破排查工作”。他回憶說,由于金堤河沿線的治安攝像頭設備老化嚴重,有些已經不能正常使用,通過技術手段偵破難度很大。在查看視頻監控上萬個小時后,最終發現一臺豫N(商丘市)車牌的危險化學品車輛犯罪嫌疑較大。
 
  根據嫌疑車輛行駛軌跡,公安機關鎖定了嫌疑車輛司機李某兵。隨后,公安機關順藤摸瓜又發現在2017年12月至2018年2月,李某兵駕駛車輛多次往返于河南省濮陽縣與山東省莘縣之間。歷經5個月時間,最終鎖定犯罪嫌疑人李某兵、吳某勛、白某廷、翟某花等4人。
 
  截至2018年8月13日,4名濮陽市籍的犯罪嫌疑人全部被抓捕收監。2019年初,山東省莘縣古云鎮籍的徐某超、徐某華也被抓捕收監。
 
  據6位犯罪嫌疑人供述,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犯罪嫌疑人吳某勛、翟某花預謀后,租用白某廷位于濮陽縣金堤河岔流的回木溝邊的攪拌站,由吳某勛與山東省莘縣古云鎮的徐某超、徐某華聯系,讓司機李某兵駕駛豫N車牌的危險品罐車,從山東德豐化工有限公司運輸廢酸液到濮陽縣慶祖鎮大桑樹村白某廷的攪拌站。
 
  吳某勛、白某廷、翟某花、李某兵在條件允許時,以攪拌站為掩護,打開罐車閥門,將廢酸液排放到濮陽縣境內的回木溝內。條件不允許時,便將廢酸液卸到埋設在攪拌站院內地下的玻璃鋼罐內存放,由白某廷擇機用水泵抽到回木溝內,導致金堤河水質污染。
 
  調查發現,自2018年2月發生非法傾倒危險廢物污染事件,到2018年3月公安機關成立刑事專案組期間,犯罪嫌疑人在利益驅使下,依然從山東省莘縣古云鎮的德豐化工企業運輸廢酸液到白某廷的攪拌站存放。現場發現,攪拌站的罐體內還存放有大量未偷倒掉的廢酸液,經第三方檢測公司鑒定,為強腐蝕性特征的危險廢物。據4位犯罪嫌疑人供述,他們相繼向回木溝內非法傾倒危險廢物液體21車,約270噸。
 
  據趙振偉介紹,犯罪嫌疑人徐某華曾在2017年8月因涉嫌犯罪被莘縣公安局刑事拘留,后取保候審。在此情況下,徐某華與徐某超倆人與德豐化工業務員董某聯系,利用莘縣祥泰貿易有限公司之名,與德豐化工簽訂合同,以所謂的每噸300元的“補貼銷售”,從德豐化工拉走廢酸液體。然后,再以每噸270元的價格,轉交給吳某勛等4人拉走私自處置。
 
  德豐化工業務員董某本應也是此案件嫌疑人,但由于董某同時涉及到河北省武安市一起強腐蝕性危險廢物廢酸液傾倒案,當時已被武安市公安局批捕,并羈押在河北省武安市看守所。趙振偉回憶說:“這些人均屬于非法傾倒危險廢物、危害生態環境的慣犯”。
 
  雖然相關犯罪嫌疑人受到了法律的制裁,但此案并未了結,誰來為污染埋單?
 
  市長出庭當原告,拿起法律武器維權
 
  2020年6月5日,作為被污染河流所在區域的市長,楊青玖坐上了原告席,為被污染的河流“維權”,狀告山東省聊城市莘縣的德豐化工有限公司。他說:“我作為市長代表濮陽市人民政府參加庭審,既是為了表明對于案件本身的重視,更是為了表明對于生態環境法治建設的敬畏。”
 
  在法庭上,濮陽市人民政府提出,德豐化工采用補貼銷售的方法,將其危險廢液交給無危險廢物處置資質的人員非法運輸和處置,對濮陽市轄區內河流與土地嚴重污染負有責任,遂提起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向德豐化工索賠應急處置費用1389000元、生態環境損害價值量評估綜合認定4047394元,共計5516394元。
 
  德豐化工代理律師認為,被污染的河流是河南和山東的“界河”,金堤河又是黃河的支流,是跨省案件。按照《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方案》規定,跨省域污染的生態環境損害,由省級政府管轄,所以,此案應該由省政府起訴,不應該是市政府。
 
  對此,原告代理律師、河南博云天律師事務所主任唐有良表示,雖然金堤河流經河南與山東兩省,但此次污染事件的發生地點是在回木溝及回木溝流向的金堤河岳辛莊段,屬濮陽市內區域,不存在跨市級行政區域、跨省級區域的問題,故根據中辦、國辦印發的《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方案》和中共河南省委辦公廳、省政府辦公廳印發的《河南省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實施方案》,濮陽市人民政府屬于本次污染事件的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權利人,作為原告提起訴訟既是權利,也是職責所在,具有完全的正當性。
 
  在一系列證據的支持下,楊青玖陳述說:“黃河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原告和被告都位于黃河沿岸。金堤河是濮陽境內唯一的黃河支流,本案所涉危險廢物排放地回木溝為金堤河的支流,承擔著排澇、農業灌溉重要功能。這次回木溝及金堤河部分河段水污染事件影響壞、后果嚴重,屬地政府及有關部門必須要管,也有必要追根溯源,揭示出非法處置廢酸液的整個鏈條,通過訴訟讓社會各界清醒地認識到,在補貼銷售這種所謂行規銷售方式表象之下,處置鏈條是怎么形成的,污染是怎么發生的?我們也希望相關企業承擔起治污的主體責任,不能再以犧牲環境為代價,來換取所謂的企業發展。”
 
  非法傾倒事件屢禁不止,公益訴訟成維權熱點
 
  只有實行最嚴格的制度、最嚴密的法治,才能為生態文明建設提供可靠保障。
 
  楊青玖說:“政府提起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就是要盡到政府的生態保護責任,提升政府權威和公信力,堅決向‘企業排污、群眾受害、政府埋單’這種現象說‘不’,促使企業和個人正確認識和承擔生態修復的責任。”
 
  濮陽市生態環境局局長支佰文介紹,3年來,濮陽市共審理涉環境資源類案件176件,特別是在環境公益訴訟方面邁出了堅實步伐:社會組織提起兩件,檢察機關提起8件,市政府提出1件,形成了“保護優先、預防為主、綜合治理、公眾參與,損害擔責”的良好局面。
 
  “當前,跨境污染事件維權難,已經成為省界之間的矛盾焦點。近幾年,環保志愿者組織多次發現跨界污染現象,有些地方不僅執法打擊合力不夠,反而相互推諉扯皮嚴重,給違法分子有了可乘之機。”河南省生態文明促進會、民間環保志愿者聯盟召集人翟云飛介紹。
 
  河南省人大代表姬利強也表示,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將破解環境污染案件長期面臨的一個困局:環境污染以前往往是企業損害、百姓受害、政府埋單。政府作為原告提起訴訟,將有助于落實誰污染、誰埋單的環保理念。
 
  楊青玖呼吁,當前,人民群眾對清新空氣、清澈水質、清潔環境等生態環境的需求越來越迫切。希望通過公開審理,進一步宣講生態文明思想,宣講環境保護法律法規和政策,教育、引導企業等社會主體以及廣大群眾牢固樹立環保理念,積極參與生態文明建設,增強守法意識,更加積極主動地配合政府推動法律和政策的落實,努力營造人人、處處、時時講生態環保的濃厚社會氛圍。
 
 
政訊通•環保輿情監測中心 政訊通•環保法制宣傳中心 政訊通•環保資訊發布中心 政訊通•環境保護事業發展中心
四川时时彩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