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典型案例 >

無懼暴雨洪澇,宏村憑什么這么剛?

時間:2020-07-22  來源:中國環境報  作者:  點擊:
  2020年的汛情,來得格外兇猛。僅6月份,安徽省平均降雨量就較常年異常偏多九成。7月7日黃山市歙縣遭遇的洪澇災害,更是迫使高考延期。就在黃山市多地飽受洪水圍困之時,黟縣的宏村卻毫發無傷。
 
  土生土長的宏村人陳曼(化名)在宏村景區中心的月沼旁開了一家民宿。她在自己的賬號上傳了一段小視頻,配文:“宏村安好,月沼無恙!感謝宏村設計師——胡重娘規劃的村落排水系統,古人的智慧是無窮的。”這個小視頻觀看量達到30.5萬次,2000多人點贊。
 
  牛形古村的最“牛”水系
 
  宏村位于安徽省南部的黃山西南麓,每年4月-7月是雨期,降水量占到年降水總量的65%,洪澇和干旱是這一地區的主要雨水災害。
 
  既然如此,宏村為何還能獨善其身?
 
  事實上,宏村并不是一開始就固若金湯。1131年,宏村汪氏系定居于此發展。1403年,陳曼所說的胡重娘建成“牛形村”的雛形。據傳,胡重娘嫁入宏村汪家后,于明永樂年間(1403年),三請風水先生何可達,對村莊重新布局。歷經10年,利用地勢的落差,終于將西溪水引村入戶,并開挖了“月沼”“水圳”和“南湖”。由此,牛形村落的人工水系初步形成。
 
  然而,1470年,一場大暴雨導致溪水漫溢、山洪暴發,把村落沖得七零八落,房屋損毀嚴重。1607年,宏村在原有基礎上,重新進行了水系規劃,將入河河口河堤砌高加固,修建了水圳系統和南湖。
 
  雖然1470年的那場暴雨給宏村人帶來難以磨滅的陰影,不過,若不是宏村“牛形村”的給排水雛形設計,可能還會遭受更嚴重的沖擊。因此,胡重娘功不可沒。為紀念胡重娘,她的畫像至今被供奉在月沼的宏村祠堂正廳右側,可見其地位之高。
 
  此后,歷經200多年,宏村村落的整體輪廓與地形、地貌、山水等自然風光和諧統一,形成享譽世界的宏村水系,天人合一、尊重自然的理想境界。
 
  2000年,以宏村為代表的皖南古村落被錄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
 
  站在高處俯視宏村,整個村莊宛若一頭斜臥山前溪邊的青牛。宏村的水系結合自然河流,大部分在于人工設計。
 
  北京建筑大學教授車伍是城市雨洪控制利用、水環境保護與修復、新型排水系統等領域的專家,多年前曾指導研究生李貞子,專門對宏村的人工排水系統做過細致的調查研究。他告訴記者:“宏村水系統總體布局合理,充分體現出先人對水的敬畏和與水和諧共處之智慧,包括以源頭控制、中途和末端調蓄、調控排放等綜合性措施。其中包含蓄排結合的可持續排水系統、建筑場地對徑流的滯蓄及村落水系的多維度管理智慧,對現代雨水管理都是很好的借鑒。”
 
  宏村的給排水系統,按照牛的形象設計而成,每個環節、每一部分都在發揮排水功能。
 
  雷崗山為牛首,參天古木是牛角,民居為牛軀,河溪上架起的4座橋梁作為牛腿。引清泉入村的水圳為牛腸,清泉穿巷而過,使村民“浣汲未妨溪路遠,家家門巷有清泉”。下雨時,雨水順著水圳匯入形似“牛胃”的月沼。后經過濾,復又繞屋穿戶,最終流入被稱為“牛肚”的南湖。如此巧妙的排水系統,堪稱一絕。
 
  “牛腸”水圳是宏村給排水水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全長1268米的水圳,順地勢而建,蜿蜒其中的水圳,沿房屋外圍而鋪設,將整個村落串連起來。既貫通了街巷的水系,又有了源源不斷的活水。據測量,從水圳進水口到南湖水面高差達3.96米,平均0.552%的水力坡度設計,可以讓雨污較快排出,起到凈化水的作用。
 
  “牛胃”月沼和“牛肚”南湖的用途是巧妙蓄水。兩者的可調蓄水量8700立方米,再加上截洪溝渠,可調蓄水量十分可觀。利用天然降雨,月沼和南湖可以解決旱季缺水問題,同時可以削減洪峰、降低徑流流量。
 
  另外,院落中的天井也有巧蓄用水的妙處。“四水歸堂”是徽派建筑收集雨水的典型做法,匯集到天井內的雨水,再由天井四周的地溝,經溝渠排入河道。村民將收集的雨水一部分用來生產生活,另一部分回饋給自然。
 
  除此之外,宏村的石板街也暗藏“心機”。鋪設所用的瓦片、卵石、石板等,都具有較高透水性。“既有利于涵養水源,避免場地積水,可以維護水資源自然循環,又能讓縫隙間植物和微生物很好地生存。”李貞子說。
 
  可以說,宏村的人工水系貫穿了進水、引水、滲水、蓄水、保水、利水、排水的完整體系。
 
  古人“用”水智慧的現代啟示
 
  “水是生命之源,在古村落設計中,最首要的考慮就是如何利用好水。”黃山市城建設計院院長陳繼騰說。
 
  古人在選址建村時,對水的走向,包括水脈、水系、水池、水塘等關系,尤其看重。陳繼騰進一步闡釋,水不僅要做生活生產用,還要做到防火消防、改善氣候等。古人在建造村落時,會通盤考慮,如何進水、引水、滯水,甚至如何讓水分補給土壤等問題。在此基礎上,再規劃水渠、水塘、水槽等設施。
 
  “宏村的排水系統體現了人與自然相和諧的思想,這也給今人一個啟示,即要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充分研究水的規律,利用水的自身重力,因勢利導。”陳繼騰告訴記者。
 
  除了建得好,宏村還“護”得好。
 
  宏村采用宗族管理制度。村中規定,生活污水不能直接排入水圳,并規定每天定時、定點取用飲用水,而對于洗衣等其他用水,則另外規定了時間及地點。此規定一直延續至今。車伍說,為了防止水土流失,村民還會定期在雷崗山上種植樹木。
 
  “除了宏村,徽州271個古村落,都有較好的排水系統,所以暴雨來了也不怕。”陳繼騰說。
 
  古人也講究防水。“古人對水的‘防守’是一種規律性的保護,是疏導、因勢利導,而現代有些城市建設則是在跟水‘對立’。”陳繼騰說,比如有的城鎮一味地在河岸兩邊做防護岸,形成一個澡盆型或容器型的防水,岸邊過度硬化,這勢必會增加防洪壓力。
 
  現今城市規劃建設中提倡海綿城市理念。在我國千百年的城鎮、村落建設中,不乏海綿城市建設所倡導的“源頭-中途-末端”的統籌規劃工程。如江西贛州的福壽溝、廣州的六脈渠系統等。
 
  車伍表示,“現代城市建設應該汲取古人智慧,在城市規劃中,硬化河渠、填埋河湖水系的做法不可取,易形成大量的斷頭浜(筆者注:指一端為盲端、另一端與其他水體相通的河浜。城市地區的斷頭浜因水體流通性差、自凈能力低,易發生淤積和水質惡化,嚴重時會造成河水黑臭和藍藻暴發的現象),從而切斷水的自然聯系。防治城市水患,第一要保護原有水系、坑塘、濕地、林地等自然海綿體,其次是恢復自然的生態用地,修復已被破壞的‘海綿細胞’,最后才能談海綿城市的建設。”
 
  “儒學文化對自然的敬畏,也充分反映到對自然的利用上。合理利用水,成為徽州人世世代代心中綿延不息的信仰。宏村就是古人管理雨水智慧最好的體現之一。”陳繼騰說。
 

政訊通•環保輿情監測中心 政訊通•環保法制宣傳中心 政訊通•環保資訊發布中心 政訊通•環境保護事業發展中心
四川时时彩平台哪个好